重庆成都公益研学收获 “川渝模式”学习心得
2020-02-08 10:4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本次有幸参与了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工作学院组织的“2019年社区治理与服务创新研修班(重庆-成都站)”,前往重庆和成都学习党建引领社区服务、社区营造、社区自组织及社区基金等社会工作相关内容,5天的参观学习之旅,收获满满。

  政策上面,社区行政“浮上去” 社区干部“沉下来”,培育社工组织给社会治理注入新活力。

  自2014年起,重庆南岸区在所有村居社区普遍实施“大事、小事、私事”三事分流的基层民主议事机制。大事是政府管理事项及公共服务,由政府部门负责解决;小事是村居公共事项及公益服务,由村(居)委会为主导,社区自治组织、社区社会组织和社区单位共同协商解决;私事是村(居)个人事务和市场服务,由居民群众自行解决或寻求市场服务。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础环节。“三事分流”后,南岸区出台《关于减轻工作负担、加强工作保障强化村(社区)服务功能的意见》,社区村居行政性工作由原来的251项减少到62项,切实减轻了社区工作负担。2018年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村(社区)证明事项的通知》,规范村(社区)证明事项管理,建立健全村(社区)证明事项清单动态管理机制。村(社区)基层集中精力开展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工作。

  在实施“三事分流”过程中,南岸区注重在社区培育、整合各类民间社会组织,使社区居民融合在集体当中,调动群众参与社区自治管理的积极性。

  2018年6月成立南岸·创空间,该中心以“社创”为核心,实行“1+N”个中心的运营模式,即1个社会组织党群服务中心,加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中心、社区治理创新中心和志愿者服务中心,坚持“党建引领社会组织发展”思路,围绕“人才建设、项目建设、组织建设、平台建设”进行四位一体建设,致力于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整合枢纽型社会组织,链接各方资源,打造一流的社会组织、一流的社工人才、一流的创新项目和一流的志愿服务体系。目前,南岸·创空间已经入驻11家社会组织,组织类型覆盖综合类社工机构、专业类社会组织、志愿者组织和行业协会等领域。成功培育了“V益案”“志愿南岸·我来保障”和“添翼计划”等具有创新模式的社区治理创新项目;打造了“社创营”“青创营”为主题的一体化社区社工能力提升平台和青年公益创客一站式孵化平台,形成完整的公益创客生态链。同时,南岸·创空间还在南坪街道13个社区打造“一社一品”社工品牌,推动公益项目扎根基层,解决联系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社区中有很多潜在的资源方,企业或者个人有心参与社区的发展,但苦于没有渠道,应运而生的武侯社区基金会正是为破解这些发展难题,汇聚各方资源、搭建共治平台、促进社区治理的新机构。社区基金会被视为是当今深化社会治理下的一个新实践,是社区资源链接者,而社区发展基金会也正成为成都市武侯区探索实现高效能治理的重要样本之一。

  武侯社区发展基金会以“整合多方资源、实施公益项目、解决社区问题”为宗旨成立的新型社会组织,也是全省首家集资源整合、项目支持、赋能培育等功能为一体的资助型、平台型社区基金会。鼓励社区以及有能商企成立专项基金(个人冠名基金或者社区基金),针对社区治理项目进行资助,使得社区有需求项目可以有资金支持项目开展,同时资金使用也能合法合规。

  肖家河作为20世纪90年代成都市第一批征地拆迁集中安置农转非居民社区,面临的挑战也十分艰巨。但是,地方干部和社区居民群策群力,通过不懈的努力和探索,创新了社区管理制度,建立了以院落党组织、院落议事会和院落居民自治委员会为核心的“三驾马车”式院落自治模式,引导辖区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和自我监督,将脏、乱、差的社区变成了整洁、安全、和谐和管理有序的社区;树立了立足基层、勇于创新、踏踏实实、从我做起、放权于民的基层治理新典范;通过组织创新、制度创新、理念创新和管理创新培育新文化,培养和提高了社区居民的主人翁精神、负责精神、守法意识和社会文明精神;为新型城市化时期的社会管理创新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是一条中国社会从单位人到社会人、再到社区人的城市化转型的有效路径。

  其中7号大院,居民迁入之前大多为菜农,故小区“三驾马车”骨干利用本院空地资源,搭建了社区互动平台,开发了“原始部落农耕队农圃”,形成了小区公约。既解决了因原先大家各户各自种植而导致小区环境脏乱差等的社区治理问题,也搭建了社区公共平台,社区居民共同种植,一同享用劳动成果。

  本次服务的过程中参观了重庆以及成都的社区组织培育基地,服务的过程中了解到两地服务社会组织培育的精细化,如在社区自组织培育的过程的阶段化重点不同,第一阶段:主要是做“凝聚”的工作,是最重要的阶段和基础。这个过程是“找人”,找到愿意一起走的人;通过实战演示去让他们学习怎样做事;如果没有合适的组织那就需要常态化的去引导,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人。第二阶段:主要是“意识/活力”,这个阶段主要是引导他们参与的意识,采用参与式的方式带领他们一起走。第三阶段:主要是“想象/行动”,这个阶段是引导自组织从思路到执行提出方案,执行与反思,引导与协力,协助自组织提升自主能力。

  ①平台机制搭建;项目结束后应及时搭建新的参与平台,一方面巩固他们的参与积极性,另一方面,社区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社区与社区组织应该同社区居民协力,在平台的搭建上促进社区各持份者联动,共同参与。

  ②资源库的建立:在本次学习的过程中可以看到社区基金会在整个社区治理过程中的促进作用,事实上也是如此,在社区工作中,社区资源的活化及社区资源的联动,将会成为社区治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从成都肖家河社区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社区均在“三驾马车”的政策引领下开展社区治理工作,但7号大院采取的是公共菜园,而东三巷则是樱桃文化,依据的不同的居民情况,在地需求不同,采取的介入策略有所不同。在鼓励居民社区参与的过程中也是要依照社区的特性,依照社区的问题,进行相应的介入。

  社区自组织的培育是基于挖掘社区领袖,培育社区骨干,鼓励社区居民参与到社区公共事务中。其中我们要做的更多是指跨界、协同与参与,协同更多的事“一起走”,而不是“跟我走”。另外,意识是组织发展不可少的东西,是我们进入社区到项目结束都要坚持的。每个社区有自己的特色,每位居民有自己的优势在,在培育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从其自身优势出发,也许有些居民所拥有的能力不是我们所期待的能力,但我们可以思考让其更为有效的转化为按照社区需求导向的转化。

  在本次参访的过程中,见到成都以及重庆均有自上而下的志愿者服务积分制度,在广州也是有“时间银行”。虽然现在推行不广,但在本身志愿者的培育过程中,志愿者的奖励机制也是很重要的,故在今年的服务过程中我们也看到其重要性,整合社区资源既是为了更好为社区治理提供后勤保障之外,也想通过资源奖励及支持到社区志愿者的发展,为人,也为人们。

  一勺米,鼓励亲子家庭在社区中募捐一勺米,煮成百家粥,分享给需要的孤寡长者或环卫工人;

  做的过程可能直接受惠者不多,但促进了社区人民之间的联结、互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社区问题,以社区自组织培育带动社区社区居民的参与,共同介入社区问题!反思在社工发展的路程中,机构的MVV都很美好,但字面上总是缺少那么些“接地气”,很容易让社区、社工与居民之间看起来不在同一“频道上”。既然我们的服务是在社区,那就应该是以社区的语言、社区的特色、社区的方式来达成我们社区发展的共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57741.cn 版权所有